队员排挤or咎由自取?女装大佬Sneaky将何去何从?

发布日期:2019-12-24 11:36
队员排挤or咎由自取?女装大佬Sneaky将何去何从?
很快就到2019年圣诞节了,Sneaky(Zachary Scuderi)的推特简历上仍然写着:“Cloud9《英雄联盟》ADC职业选手。”

C9与Zven(Jesper Svenningsen,也打ADC位)正式签约已经一个多月了。当时,Sneaky在直播中透露说自己在2020年不会为C9打比赛,镜头中他穿着标志性的“Get Jacked”衬衫,上面印着C9的标志性淡蓝色。

分开后,队伍和选手都需要考虑如何继续前进。Sneaky的合同仍然在C9(据悉2021年11月份才到期),他的笑脸仍然出现在队伍的阵容名单页面。当一个传奇选手最终离开他一直熟悉的队伍时,通常不会有一个盛大的送别仪式。在C9的推特账号上,并没有出现Sneaky向粉丝挥手的图片(写着"Thank You Sneaky"),或是Sneaky的相关视频。

在几乎全部的历史比赛中,Sneaky一直与C9联系在一起,反之亦然。这就是为什么这种分开如此艰难,也是为什么人们对此觉得如此不可思议。


在电竞运动中,很少能看到一个选手像Sneaky这样与战队联系如此紧密。自从C9在2013年取得LCS的参赛资格后,Sneaky就成了队伍的核心选手,这是粉丝们在舞台上经常看到的一个名字。电子竞技的职业生涯是如此的短暂,而战队名单更是变幻无常,Sneaky在C9待了七年,很少有电竞选手会有这种经历。

同期的ADC,比如Rekkles(Martin Larsson)和Uzi(简自豪),分别是Fnatic和RNG的招牌选手,但他们也都曾为其他战队效力过;Doublelift(彭亦亮),北美历史上最好的选手之一,也不断转会于几支队伍;就算是2014年就加入TSM、如今成立自己机构的Bjergsen( Søren Bjerg ),最早也是在欧洲赛区打比赛的。

除了Sneaky,Cloud9也有一些其他有影响力的人物,比如创始人杰克·艾蒂安(Jack Etienne)和教练Bok Han-gyu,后者通过不断更新选手名单和战术天赋,占据了队伍的绝对控制权。抛弃Sneaky的决定很有可能是教练作出的,为了按照自己的形象重塑队伍。

在过去的七年里,C9的发展充分体现了Sneaky的风格和性格特点,这是Faker也难以企及的。这支队伍和选手似乎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
当然,如果Sneaky没有战绩,他也不能在队伍中坚持这么久。自2013年LCS夏季赛,C9已经参加了13个LCS赛季。人们从没有想过一个明星选手能够获得几个冠军。而Sneaky做到了,在第一次比赛中,他和C9创造了令人印象深刻的25-3记录,在季后赛决赛中横扫TSM。在接下来的比赛中,C9的比赛记录相比之前要差一点,但决赛的结果都是一样的。

然后Bjergsen出现了,在适应了一段时间后,他带领TSM在2014年夏季赛决赛中以3-2战胜了C9,曾经总是站在冠军位置上的Sneaky和C9沉默了。从那以后,Bjergsen和Doublelift让LCS成为了他们的私人游乐场,而C9的粉丝则在为季后赛的反复失利而苦恼。

在过去几年里,C9似乎已经成了一支不能赢得总冠军的队伍,这也让Sneaky职业生涯的定量评估变得困难。

C9在世界赛事上的成功令人震惊——他们永远是最后一支站在世界赛上的NA队伍。更令人瞠目的是Sneaky。如果C9在世界赛中演变成了一个危险的天气系统,Sneaky绝对是风暴的中心。他的表情包让队友们放松下来,他自嘲的方式让他们承担起责任。在2017年,他创造了有史以来最强的伤害记录。

Sneaky的表演不只是昙花一现。自2014年以来,他已经两次在世界杯上以每秒输出伤害排名前五,与TheShy( 姜承録)、iBoy(胡显昭)、Maple( 黃熠棠)、imp( 具晟彬)和Deft( 金赫奎)旗鼓相当。Uzi以三次出场超过了他们所有人。这个名单看上去就是最佳选手的集合。

这份名单还明显缺少一些名字,如Doublelift和Bjergsen。这两个人的负担都很重,因为他们无法在世界赛场上发挥出自己的最佳水平。在C9离开它的明星几周后,我们仍然不知道Sneaky在2020年将在哪里打比赛——关于他是否会参赛也是猜测不断。

但是不管C9和Sneaky会走向何方,粉丝也都应记住:Sneaky成就了C9,让这支队伍成为该地区的佼佼者,而C9也给Sneaky提供了更大的舞台,那些高光时刻永远不会被忘记。




分享到: